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5511|回复: 31

[论坛活动] 【15年影相随】从此萧郎是路人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30

帖子

16

焦度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焦度
16
贺兰情月 发表于 2016-7-2 17:19:1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  冷香小筑
        “大夫,少爷怎么样了”铁传甲心急如焚,李寻欢躺在床上气若游丝。
        大夫收起银针,遗憾的摇摇头“抱歉,老夫无能为力,病人气血两亏并且引起旧疾又不知为何伤神熬了心血,这样的伤病能撑到今时今日已经不易了,现在药石无医了,你们准备后事吧”
      铁传甲高大的身躯不自主的后退,不,这不可能,少爷经历了那么多磨难,吃了那么多苦,如今好不容易苦尽甘来,可以过些好日子,上天怎么能如此不公?好人为什么就没有好报呢?
大夫看着眼前堂堂八尺男儿,无助的泪眼,迷茫的表情,整个人靠在床柱上仿佛整个世界都坍塌了,无奈的叹口气“这位少爷恶疾缠身,病发起来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,想来他撑这么久也是不易,如今怕是油尽灯枯也是他撑不住了,与其让他生不如死,不如造作解脱,他也少受些苦处,你还是看开些吧”大夫摇了摇头,拍拍铁传甲的手。
铁传甲恍如未闻,看着躺在床上无一丝血色的李寻欢,喃喃自语,一声声叫着少爷。
大夫不断叹气,收拾好医箱“他恐怕来日不多,能不能醒过来也不好说,如果他醒了,意识还能清楚,你们就问问他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,还有什么事要交代,少留些遗憾吧”
  大夫拿起收拾好的医箱转身离开,暗叹如此风华的人,确实可惜奈何生死有命,自己也无能为力,正要迈出房门,一双手拉住了自己。
“这位小少爷,老夫知道你的意思,但是老夫真的尽力了,你就让我走吧,这个人,我救不了”大夫看着默默不语拉着自己不放的小云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0

帖子

16

焦度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焦度
16
 楼主| 贺兰情月 发表于 2016-7-2 17:20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 “大夫,我知道您老悬壶济世,妙手回春,您再想想办法,求你别走,在想想,无论花多少银子,无论什么办法,只要能救我叔叔,我龙小云愿意倾家荡产付出所有”小云刚刚一直跪在床边,拉着李寻欢的手,没有一句言语,小云不信,不信上天无眼,不信上天连一个赎罪的机会都不给自己。
     “小少爷,你的心情,老夫理解,不说医者父母心,单说老夫行医半生,祖师爷的传承,行医者的医德老夫也不会见死不救,老夫真是无能为力”大夫轻轻拿开小云的手。
     “不,不,求求你,他不能死,我叔叔一生命苦,漂泊半生,为情所苦,为我所累,我年少轻狂不懂事,负他伤他良多,如今我才悔悟,才要好好孝顺他,好好陪着他过下半生,大夫,我求求你,求求你,想想办法,我真的不能让叔叔死,叔叔若是死了,我也没脸活着,大夫,我求求你,再试试,我没了爹娘,不能在没了叔叔,您老慈悲帮我全了这份孝心吧”小云声泪俱下又一次拉住大夫的手,双膝落地,苦苦哀求。
    大夫不住的叹气,看着眼前的少年,句句肺腑之言,不免心生恻隐,思虑良久,哎,拼了,不为名不为利,为了这份孝心,大夫扶起小云“小少爷,病人的病,老夫当下真的没有任何办法,不过有一个方子可以试试,这个方子没有大夫用过,只是行医者代代口口相传,因为药性刚猛,没有那个大夫敢拿病人试,也没有大夫愿意赌上自己的声明,说白了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,如果小少爷愿意,老夫愿意为病人试试,不过丑话说在前头,方子没人用过,成与不成,就看病人的造化了,此法也只能暂时吊命,待病人有所缓和恢复些元气才能研究下一步”
   “只要有一线生机我都愿意尝试,大夫如此费心,肯救叔叔一命,龙小云感激都感激不过来,怎敢心生怨言”小云顾不了许多,只要有办法,什么都肯试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0

帖子

16

焦度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焦度
16
 楼主| 贺兰情月 发表于 2016-7-2 17:21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一连三日,铁传甲日日在厨房亲自煎药,熬了一副又一副,不是因为李寻欢喝的多,而是李寻欢一副也喝不下,熬好的药每次都喂不进去,李寻欢的牙关紧闭偶尔喂进去少许,未等药汁吸收就被无意识的李寻欢吐出来。
   “小少爷,三天了,若是这药还是喂不进去,就是天命难违了,老夫也别无它法”大夫每日为李寻欢施针续命,李寻欢消瘦白皙的手臂布满了针痕。
   小云忍着欲夺眶而出的泪水,看着静静躺在床上犹如一具没有生命的木偶似的李寻欢,心仿佛被刀割似的疼,李寻欢真的不再年轻了,微霜染了两鬓,本就清瘦的身体现在更加消瘦,两肋不用摸都能看见肋骨的纹路,如果不是还能感受到李寻欢微弱的呼吸,真的让人以为床上的人已经死了。
    小云拉起李寻欢的手轻轻放在自己的脸上“叔叔,你一定要好起来,小云需要你,小云不能失去你,如果你也不在了,这个世上真的就没有人疼小云了”小云吸吸鼻子,忍着不让泪水掉落,自己不是孩子了,不能在任性了,如果不是自己自暴自弃,对叔叔故意处处刁难,负累他太多太多,叔叔也不会劳心伤神,费尽心血,拖着病体为自己奔波劳累,药香缠骨,那个不懂事的龙小云今天就算死了,从今以后的龙小云要坚强,要独立,不能胆怯,不能任性妄为,不能在恨里活着,自己要做叔叔的依靠,要做叔叔活下去的理由。
    “云小爷,药熬好了,喂给少爷吃吧”铁传甲端着药碗进来。
小云闻声回头,放下李寻欢的手“铁叔叔,你也忙了一上午了,这些日子辛苦你了,你把药放桌上,凉一会,我在喂叔叔吃,我想和叔叔说几句话,你去休息吧”
    铁传甲看着日渐憔悴的龙小云,眼里都挂上了血丝,不禁鼻子发酸,小云也不过是个十七八岁的孩子,真是难为他了,点点头将药放在桌上“大夫,您也累了,我安排的客房,送您去休息吧”
大夫明白,眼前的孩子有一肚子的话要对李寻欢说,上前把了把李寻欢的脉,脉象没有什么变化,心知一时半刻李寻欢不会出现什么变故,拿起医箱微微点头“有劳了”
    “大夫客气了,请随我来”临走之际对小云到“云小爷,我送大夫回房,然后给你熬些粥,你有什么事就喊我”
小云点点头“我知道了,铁叔叔。辛苦你了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0

帖子

16

焦度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焦度
16
 楼主| 贺兰情月 发表于 2016-7-2 17:22:39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铁传甲看着眼前的小云,这孩子仿佛一夜之间长大了,老天,如果你真的有眼,就保佑少爷好起来吧,让少爷平安度过此劫,这些年少爷付出的苦,付出的情,为了云小爷遭的罪也算值得。
屋内只剩下小云一人,除了二人的呼吸之声,屋里静的落根针都听得见。
    小云再一次拉起李寻欢的手“叔叔,我是小云,你听见我说话了吗?我是小云呀,你不是最疼我了吗?你怎么忍心一个人睡这么久,你快点起来呀,小云害怕,小云害怕没有你的日子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0

帖子

16

焦度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焦度
16
 楼主| 贺兰情月 发表于 2016-7-2 17:23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小云拉着李寻欢的手,转着头,环顾着四周,这是自己住了十七年的家,可惜这间冷香小筑自己来的次数屈指可数,娘亲在世的时候,房间都是娘自己打扫,这间屋子不许任何人进,连爹都不许,就是自己娘亲都很少让来,每次看见娘亲走出这间屋子都是哭红了双眼,爹看见了从来不问,只是摇头叹息,然后独自一人在院中喝酒,自己也不敢问,怕勾起娘的伤心事,但在心里却种下了恨的种子,恨那个让娘伤心流泪的人,恨那个让爹郁郁寡欢借酒消愁的人。
      后来爹娘下世自己不愿来,一看到这间冷香小筑便想起娘那张哭泣伤心的脸,但小云知道这里有娘全部的感情寄托,有娘全部的回忆和故事,所以小云不曾拆除过它,每日派人打扫,不许下人移动屋子里的东西,连摆件的位子都不许变换,更吩咐下人处处小心不许弄坏了屋里的东西,就这样一晃近十年过去了,屋子还和原来一模一样,虽然有些东西已经陈旧甚是掉了颜色,小云也不许下人丢掉,能补得就补,补不了的就那样放着。
     直到李寻欢的出现,直到李寻欢住进兴云山庄,住进冷香小筑,直到自己知道了娘和他的故事,知道了他就是让娘伤心流泪想了一辈子的男人,知道了他就是让爹摇头叹息郁郁寡欢的人,就是让自己从小就记恨的人。可是为什么?为什么自己和他相处之后,他那份宁静,那份平和,那份淡淡的哀愁在自己的脑中挥之不去,与他在一起自己没有一丝一毫的压力,让人莫名的舒心,哪怕俩人之间什么都不说也觉得快意。
      为什么自己对他的恨在相处中越来越淡?为什么自己幻想着他是自己的父亲?为什么自己越来越怕失去他?为什么自己要违心的告诉自己恨他,去残忍的伤害他,去说那么恶毒的话让他伤心,害的他咳血却不许他当着自己的面咳嗽。为什么自己享受着他给的阳光雨露,享受着他给予的爱和满满的付出,狠心视而不见听而不闻,一次次挖苦讽刺让他难堪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0

帖子

16

焦度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焦度
16
 楼主| 贺兰情月 发表于 2016-7-2 17:24:47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小云真的后悔了,后悔自己做过的每一件事,时光不可倒回,错了就是错了,现在说什么悔恨的话都没有用了,小云只能告诉自己,不惜一切代价的救李寻欢,哪怕搭上自己的命也不能让李寻欢死去。
     李寻欢依然无声无息,屋里一片沉寂,只有小云无尽的悔恨和李寻欢微弱的呼吸。
     小云放下李寻欢的手,走到林诗音画像的几案“娘,小云错了,小云不是个好儿子,小云伤害了娘最在乎的人,也是最疼自己的人,娘,你泉下有知保佑李叔叔好起来吧”小云泪水滑落,头抵在案几之上,双拳砸在桌上。
       小云发泄了一会,抬起头,突然看见案几上的诗册,那本诗册有些泛黄,小云不知为何有拿起它的冲动,小云一页一页的翻着,每一页都是熟悉的笔迹,那是娘娟秀的字迹,字里行间都能感受到娘深深的爱和痛,泪水又一次不自觉的滴落,落在纸上,小云小心的吹干,不敢用手去抹,生怕抹坏了纸张,抹花了字迹,小云知道这是娘一字一字,一笔一笔的默下来的,这不是字,不是词,这都是娘的情和爱,小云记得原来的诗册找不到了,娘伤心失落的好一阵子,自己不忍见娘伤心,派了家里全部的下人翻遍了整个兴云庄,可惜连个书角都没有找到,仿佛这本诗册凭空消失了。
       娘亲见自己找的辛苦,心疼的把自己抱在怀里,告诉自己不用找了,诗册里的每一句,每一字都烙在娘的脑海里,一辈子也忘不了,只是可惜以后怕再难见到他写的字了,想必那个他就是李叔叔,那本诗册应该是李叔叔写给娘的。
       从那之后,自己总能在深夜看见冷香小筑亮着,看见娘的身影在案前执笔,想来那时娘是在默写那些诗词吧。
       如今的诗册早已泛黄,书的页角也有些破损应该是娘亲常常翻阅的缘故,这本娘默写的诗册里,在书的下方空白处,还有娘做的批注,有时候是感悟,有时候是附上一句诗或是一句词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0

帖子

16

焦度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焦度
16
 楼主| 贺兰情月 发表于 2016-7-2 17:26:34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  小云拿着诗册回到李寻欢的床边,将诗册放在床头,轻轻展开“叔叔,我看见你和娘的诗册了,你想不想听听,我念给你好不好”小云回身拿起桌上的药碗,舀了一小匙尝了尝,除了太苦之外,温度不凉不热刚刚好“不过叔叔要喝了这碗药才行,来,叔叔,喝一口”
    不知是李寻欢三日来习惯了药物,还是昏沉中听到了小云的话,这一次李寻欢没有牙关紧闭,虽说还是喂进去的少,最起码喂进去的少许药不会在吐出来,这就是好兆头,慢慢一晚李寻欢能喝下三分之一不到,小云已经无比庆幸了,只要喂的进去,少没关系,多喂几次就是了。
    小云用袖子拭去了李寻欢嘴角的药渍“叔叔真棒,小云知道药很苦,叔叔最讨厌喝药了是不是,等叔叔好了,小云陪叔叔喝酒,小云为叔叔找最好的竹叶青,陪叔叔喝个痛快”
     小云打理好李寻欢,将药碗放回去,继续拉着李寻欢的手,轻轻翻动着诗册“叔叔你记得雁丘词吗?问世间,情为何物,直教人生死相许,天南地北双飞客,老翅几回寒暑。欢乐趣,离别苦,就中更有痴儿女。君应有语,渺万里层云,千山暮雪,只影向谁去?”小云一字一句的念着“叔叔,记得吗?你和娘最爱的词,叔叔,我娘还在下面写了一句话呢,娘说此生愿生死相许,天上黄泉永相伴的只有心中一人,即便斗转星移日月变迁,此心不悔,此情不灭”
     小云慢慢的翻动诗册,一页又一页,一首又一首“衣带渐宽终不悔,为伊消得人憔悴。娘说她不悔为你衣带渐宽,却不舍你为她而憔悴。还有这首相思相见知何日?此时此夜难为情。结发为夫妻、恩爱两不疑。娘说,当年叔叔赶考,娘一人在家日日相盼,等着叔叔金榜提名荣归故里做你的新娘,但不知今时今日等你归家,与你结发之人是谁?”
      小云轻轻抹去眼角的泪水,继续念到“良辰美景终虚设,为谁良夜立中霄。娘说无数慢慢长夜,独自一人依窗北望,默默祈祷天上众神佛,一不求荣华富贵、二不求子孙满堂,只求神佛庇佑我那苦命的表哥身安体健,觅得良缘”一字字一句句都敲在小云的心上,原来娘是那么那么爱李叔叔,一日都不曾忘过,怪不得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娘笑,从来没见过娘高兴,原来娘和爹在一起是那么的不开心。
     爹,我们有什么资格怪娘?这么真挚浓郁的感情,天下谁敢说错,如果爱一人有罪,如果相爱有罪?如果痴情有罪?那么世上芸芸众生,你你我我是不是都有罪,都是罪不可赦的罪人呢?是不是都该死呢?
    “叔叔,你听见了吗?娘没有怪过你,怨过你,恨过你,她一日都不曾忘记过你们的过去,一日都不曾忘记过你,叔叔,娘她爱你,她爱你爱到骨子里,就像你爱她一样,叔叔,娘希望你快乐,希望你幸福,你知道吗?娘一直在悔恨,一直在怨自己没懂你一片苦心,你若不信我给你念念娘写的手札”
     小云握紧了李寻欢的手,希望可以给李寻欢些力量“良夜如水,梦醒时分,忆起梦境再难成眠,表哥,今夜我又梦到了你,梦中的你还是笑如春风,还是那般风流倜傥,我还是你的小跟班,粘着你,赖着你,梦中你我在李园吟诗作画,抚琴弄萧,你琴声悠扬,我起舞翩翩。表哥,你知道吗?我很小的时候就盼着快点长大,长大了我就能嫁你为妻了,给你生儿育女为李家开枝散叶,我想着,我们可以夫唱妇随举案齐眉,你如果仗剑江湖,我就陪你四海为家行侠仗义,你如果身居庙堂,我就在家为你洗手羹汤,持家教子。表哥,你为什么要放弃诗音?为什么不问问诗音怎么想?为什么故意让我恨你?表哥,你知道吗?当我披上嫁衣之时,我就后悔了,我后悔我怎么那么傻,我怎么能让你得逞,我怎么中了你的计,我怎么能不信你,我怎么能怀疑你对我的感情?我怎么能信了你的三言两语?我怎么能没看出你的心痛?我怎么那么糊涂就负气把自己嫁了。表哥,我恨,我恨我自己迷了眼乱了心,我恨我自己太过任性,表哥,曾经沧海难为水,此生此情不可追。表哥此生诗音负了你,也负了自己的心,只盼来世,来世如若缘未尽,宁负苍天不负君”
    小云慢慢合上诗册“叔叔,你听见了吗?娘一生都没有忘了你。叔叔,你还记得你和娘那些海誓山盟生死相许吗?叔叔,你醒过来呀,你那么爱娘,你忍心辜负她的临终嘱托吗?我娘把我交给你,我还小,还没有足够的力量撑起龙家,还没有学会你的小李飞刀,你还没有听见小云真心的喊你一声叔叔,你还没有看见我娶妻生子,你怎么舍得死?怎么舍得辜负娘的嘱托?你若现在去了,九泉之下你看见我娘,你怎么交代?叔叔,叔叔,求求你,醒过来,我真的不能失去你,你知道吗?我早已经不恨你了,在我的心里,你早已是我的父亲,叔叔,醒来吧,小云舍不得你也离不开你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0

帖子

16

焦度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焦度
16
 楼主| 贺兰情月 发表于 2016-7-2 17:28:56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 小云声声呼喊,声泪俱下,拉着李寻欢的手,将头埋在李寻欢的臂弯。
    昏沉中的李寻欢微微皱眉,指尖微微的浮动,仿佛有股力量在拉扯着自己,嘴唇微微轻起,喃喃自语“诗音……诗音……诗音”
    李寻欢的声音几不可闻,但对于精神高度紧绷的小云来说却听得一清二楚,这几声呓语对于小云犹如久旱的大地逢甘雨,小云顾及不上满脸的泪痕,起身靠近李寻欢,扶着李寻欢的肩头“叔叔,叔叔,你醒了是不是,你听到我说话了是吗?叔叔,叔叔,你睁开眼,看看我,我是小云,我是小云”
李寻欢恍惚中,听见小云的话,自己怎么了?是不是又吓到这个孩子了?李寻欢努力让自己醒过来,费力的睁开眼,可为什么眼前一片模糊?什么都看不清呢?是谁?是谁站在床尾?好熟悉的脸?是谁?是谁?
   “表哥,你好懒呀,你答应人家出去玩的,快点起来啦,我都梳洗好了,你快点哦,在不起来,我生气了”
   诗音?是诗音。李寻欢朦胧中看见诗音穿着一身鹅黄的长裙,秀发及腰随意的用丝绸挽着,清新脱俗俏皮可爱。
    李寻欢嘴唇轻轻颤动,小云一句也听不清“叔叔,叔叔你在说什么?”听着李寻欢不断的呓语,小云莫名的心慌“叔叔,你等着,等着,我马上去叫大夫,你千万别吓我,我好害怕,叔叔,等我,等我”
小云一路跑出去,一路喊着“铁叔叔,大夫,铁叔叔,大夫”
传甲闻声跑出房间,大夫也打开了门,同时问到“怎么了”
   “叔叔一直说梦话,我怎么也叫不醒”小云满心的担忧。
   “大夫,我和云小爷先过去看看,您老快点”传甲说着就拉着小云往冷香小筑跑,也不管大夫听没听清。
    传甲进来的时候,李寻欢静静的躺在床上,虽然脸色依旧苍白嘴角却挂着醉人的微笑。
   “少爷,少爷”传甲在李寻欢的耳边低唤,李寻欢一点反应也没有。
随后赶来的大夫,放下医箱,走到李寻欢身边,为李寻欢诊脉,片刻收回了手“他没有醒,他的意识还是模糊的,你刚才和他说了什么”
  “我一直拉着叔叔的手,跟叔叔讲娘,讲他们的过去还有就是给叔叔念了一些诗”小云不敢马虎,认真的回答大夫的问题。
   大夫点点头“病人虽然没有醒,但脉象平稳,你说的话,他应该都听到了,只不过他意识不清醒,这是好的现象,你继续说,说他感兴趣的人和事,也许你真的能叫醒他”
  “谢谢大夫,我知道了,我会一直和叔叔说话的”小云看着李寻欢,多日的愁眉不展今日总算有了一丝笑容,只要有一分希望,小云便会百分努力。
   “病人没什么事,老夫就先走了,有事你们喊我”大夫拎起医箱离开。
  “少爷,少爷你说什么”传甲附下身还是没听清李寻欢的呓语。
   小云跑过来拉着李寻欢的手“叔叔,你是不是又想娘了,叔叔,娘在呢,娘就在你身边,你睁开眼,看一眼呀”
  “诗音,别跑,你慢一点,等等我”李寻欢喃喃自语,嘴角有宠溺的微笑。
    这次李寻欢的声音比较清晰,传甲和小云听的一清二楚,二人听之都为其心酸,小云抿紧了唇,侧头忍住哭声。
   传甲也是眼圈红红的,少爷的心里一刻都没有忘记过表小姐,即使现在伤病缠身,意识不清,心心念念的也是表小姐。
小云深吸口气,平复着胸口的压抑,抹了抹眼角的泪“叔叔,你别急,娘等你呢,她在集市等你呢,你不是答应给你娘买糖葫芦吗?”
“云小爷,你陪着少爷吧,我去给你熬点粥,你好几天没正经吃东西了”铁传甲受不了这样的气氛,受不了这样的龙小云和李寻欢,如果自己在看下去,一定会崩溃的。
小云摇摇头“铁叔叔,你去休息吧,我不饿,吃不下”
哎,铁传甲摇头叹息,是呀,这个时候谁吃的下呢?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0

帖子

16

焦度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焦度
16
 楼主| 贺兰情月 发表于 2016-7-2 17:30:04 | 显示全部楼层
  “那我出去了,有事喊我”铁传甲无奈的离开。
  “诗音,别吃了,太酸了,吃太多牙该倒了”李寻欢又轻轻的呓语。
  “叔叔,娘不吃了,娘最听你话了,你看,她都扔了”小云顺着李寻欢的接下去。
小云只是听见李寻欢几声呓语,殊不知在李寻欢的世界里,李寻欢回到了自己最开心的那段日子,回到了二十年前的李园。
“表哥,我的橘子呢”远处打扮好的林诗音,看见李寻欢等在院中,一路小跑的奔过来。
看见表妹由远及近像一只纷飞的彩蝶,嘴角立即勾出一弯浅笑“在这”李寻欢从身后拿出橘子。
林诗音笑着去拿,李寻欢突然一闪,林诗音抓了个空,诗音看着坏笑的李寻欢撅起小嘴“表哥”
“谁让你迟到了,害我等这么久,现在想要橘子就自己来抢”说着李寻欢晃晃手里的橘子。
林诗音撒娇的轻哼一声“人家不是为了打扮的美美的,在来见你吗”
“那我不管,想吃就来抢”李寻欢说着转身就跑,当然速度一点都不快,自己无非是逗逗表妹,怎么舍得让诗音追的辛苦。
林诗音懊恼的做了一个鬼脸“哼,小气鬼,抢就抢,谁怕你,你站住,还我橘子”
每次明明眼看着就赶上了,总是在一伸手的时候让李寻欢跑掉“坏表哥,你站住,你是泥鳅吗?这么难抓”
李寻欢哈哈大笑“是呀,你来抓我呀”
林诗音在亭子里撵了一圈又一圈,小脸跑的红红的,怎么也追不上,不禁无赖起来,眼睛一转,林诗音一手扶着亭中的石桌,半弯下腰,故意大声呻吟“哎呦,哎呦,痛死我了”
李寻欢听见林诗音的声音赶紧回头,看见林诗音眉头紧紧的皱着半弯着身子,快速跑回林诗音的身边,紧张的问“怎么了,诗音?伤到哪里了”
“都怪你,干嘛让我追你?我崴脚了,痛死了”林诗音指指脚,一副要哭的样子。
“对不起,对不起,都是我不好,我是逗你玩的,来,我扶你坐下,我帮你揉揉,背你回去看大夫”李寻欢心疼的看着林诗音,手扶着她的双肩。
林诗音委屈的点点头,眼睛却一直瞄着李寻欢刚刚放在石桌上的橘子,准备着下手。
李寻欢刚刚要弯下腰给诗音看看,林诗音突然出手点上李寻欢的穴道,诗音看着一脸茫然的李寻欢,看着李寻欢被定在眼前,露出得逞的笑容,身子一矮脱离的李寻欢的臂弯,拿起桌上的橘子,在李寻欢眼前晃,显摆着“谢谢表哥的橘子”
“你赖皮”李寻欢也不恼,看着林诗音红润的脸庞,随风飞扬的发丝,眼里嘴角都是宠溺的笑容。
“哼,不管,我这是兵不厌诈”诗音围着李寻欢转了一圈,剥好了橘子放在嘴里“真甜,表哥馋不馋,要不要吃一口”
诗音又掰了一瓣,送到李寻欢嘴边“吃吗?我喂你,可甜了”
李寻欢刚张嘴想把橘子吃下去,林诗音坏坏的一闪,不客气的把橘子丢在自己嘴里“谁让你刚才欺负我,不给我橘子的,人家现在也不给你”
李寻欢看着孩子气的诗音,配合着“小气鬼,这么点小事你还记仇”
“你没听过世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吗?女孩子惹不得的”林诗音用手戳了戳李寻欢的鼻子。
“是是是,都是我的错,我千不该万不该,欺负我们林大小姐,我太坏了,那林大小姐能不能大人不记小人过,原谅我这个坏人呢?”李寻欢作出一副讨饶的表情,让人看着阵阵好笑。
“我考虑一下吧”林诗音一副得意的样子。
“好,求求大小姐好好考虑,原谅我,我以后不敢了”李寻欢陪着林诗音玩,眼里都是柔和。
“好吧,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,本小姐原谅你了,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”林诗音对着李寻欢吐吐舌头。
“好,只要你原谅我,别说一个条件,十个我都答应,你说吧,你要什么”李寻欢看着诗音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0

帖子

16

焦度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焦度
16
 楼主| 贺兰情月 发表于 2016-7-2 17:31:33 | 显示全部楼层
   “你带我上山放风筝,然后去吃集市上的小吃”林诗音拨弄着李寻欢腰间的玉带。
   李寻欢看着诗音娇俏可爱的模样笑道“好,只要你高兴,我什么都答应”
   呵呵,林诗音满意的笑着“那走吧,一会姨父和姨母发现就走不了,我们现在赶紧溜出去”
   “你给我解开呀,不然怎么走”李寻欢看见一提到玩就想偷吃到糖的孩子似的的林诗音不禁无奈。
诗音不好意思的挠挠头“抱歉,我太高兴,忘记了”说着伸手解开李寻欢的穴道,李寻欢拉着诗音的手一路跑出家门。
     小云发现李寻欢一直呓语但表情都是柔柔的,可现在李寻欢的表情很痛苦,很难过,仿佛压抑着什么“叔叔,叔叔,你怎么了,怎么了,你醒醒,你在做梦,醒醒,叔叔,你睁开眼,你在做梦,那不是真的,你醒醒”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